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美西方國家才是烏克蘭危機的罪魁禍首

  美西方國家才是烏克蘭危機的罪魁禍首——美學者米爾斯海默抨擊自由主義危害

西方國家聲稱,俄羅斯的侵略行為引發了烏克蘭危機,但美國著名國際關系學者、進攻性現實主義學派代表人物約翰.米爾斯海默在其新書《癡心妄想:自由主義夢與國際現實》中指出,美國及其歐洲盟友才是這場危機的制造者,危機的根源是北約東擴,本文將相關論述編譯如下,僅供讀者參考。

  自由主義與現實主義碰撞

  在當今的國際關系中,大多數國家在大多數時候都奉行現實主義,追求均勢。如果某大國推行自由主義霸權,而其他國家推行現實政治,發生誤判的風險就很高,就可能引發危機或戰爭。例如,某自由主義國家從心底認為,自己的政策是善意的,甚至是高尚的,但另外一國秉持現實主義原則,認為該政策具有威脅性。這就易引發矛盾和沖突。

  與其他大國打交道時,自由主義大國通常遵循均勢原則,但有時也會推行自由主義霸權,這會帶來大麻煩。烏克蘭危機,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西方國家普遍認為,烏克蘭危機的主要根源是俄羅斯的侵略行為。其主要觀點是:俄總統普京一心想要打造一個大俄羅斯地區,類似于蘇聯,要控制鄰國政府,包括烏克蘭和波羅的海國家,可能還包括其他東歐國家;2014年2月22日,烏克蘭發生反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政變,普京以此為借口吞并了克里米亞,并在烏克蘭東部發動了一場戰爭。

  其實,上述觀點是錯誤的。美國及其歐洲盟友應當為烏克蘭危機負主要責任,而問題的根源是北約東擴,其戰略目的是使所有東歐國家(包括烏克蘭)擺脫俄羅斯的影響,加入西方世界。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是典型的威懾戰略,旨在遏制可能發動侵略的俄羅斯。事實并非如此。這項戰略主要是基于自由主義原則,目的是將烏克蘭納入“安全共同體”。冷戰時期,西歐建立了一個“安全共同體”。冷戰結束后,這一“安全共同體”持續東擴。該戰略的主要設計師并不認為俄羅斯會將該戰略視為威脅,但俄羅斯人手里拿的是現實主義的劇本。這一戰略引發的危機,讓很多西方領導人始料不及。

  吸納烏克蘭的3步走舉措

  將烏克蘭納入西方的戰略包括3個環節:北約東擴、歐盟東擴、“橙色革命”。其目的是,在烏克蘭發展民主和西方價值觀,以便培養親西方的烏克蘭領導人。在俄羅斯看來,該戰略最具威脅的內容是北約東擴。冷戰即將結束之際,蘇聯明確表示,支持美軍繼續留在歐洲,并保留北約組織。蘇聯領導人明白,二戰后,這種安排阻止了德國再次發動戰爭。東、西德統一后,德國會變得更強大,但這種安排仍能阻止德國發動戰爭。不過,蘇聯強烈反對北約擴大。俄羅斯人覺得,西方領導人會理解俄羅斯的擔憂,不會讓北約東擴。但是,持不同想法的克林頓政府,在20世紀90年代大力推動北約東擴。

  1 999年,北約首次擴大,波蘭、匈牙利、捷克加入。第二次擴大發生在2004年,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斯洛文尼亞、斯洛伐克和波羅的海國家加入。俄領導人一開始就對此強烈不滿。1 995年,北約轟炸波黑境內的塞族武裝時,俄總統葉利欽表示.“北約擴大至俄羅斯聯邦的邊境時,就會發生此類情況,這是初步征兆……戰火將遍及整個歐洲”。當時,俄國力虛弱,無法阻止這兩輪北約擴大。此外,除了波羅的海小國,新加入北約的國家并不與俄接壤。

  真正的麻煩始于2008年4月召開的北約布加勒斯特峰會。這場峰會研究了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加入北約的問題。法德擔心接納這兩個國家會激怒俄羅斯,表示反對。但是,小布什政府致力于將兩國納入北約。由于意見不一致,北約最終并未啟動接納這兩個國家的程序,但峰會的最終宣言表示,“烏克蘭和格魯吉亞渴望成為北約成員國,北約對此表示歡迎。我們現在達成共識,認為這兩個國家未來將成為北約成員國”。莫斯科迅速做出憤怒的回應。俄外交部副部長警告稱,“格魯吉亞和烏克蘭加入北約,是嚴重的戰略錯誤,將會對歐洲總體安全產生最嚴重的后果”。普京稱,北約接納這兩個國家,是對俄羅斯的“直接威脅”。據俄媒報道,普京直接與小布什通話,“非常明顯地暗示,如果北約接納了烏克蘭,這個國家將不復存在”。

  俄羅斯決心阻止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加入北約。如果還有人對此表示懷疑,2008年8月的俄格沖突,會令這一懷疑雪釋冰消。時任格魯吉亞總統薩卡什維利一心想要自己的國家加入北約,于是在布加勒斯特峰會后,決定收復2個試圖獨立的地區——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兩者的面積約為格魯吉亞國土的20%。格魯吉亞要想加入北約,就必須解決這些懸而未決的領土爭議,但普京不會讓格魯吉亞得償所愿。他希望弱化、分化格魯吉亞,并羞辱薩卡什維利。格魯吉亞與南奧塞梯分裂勢力之間的戰斗爆發后,俄以“人道主義干預”為借口,進人格魯吉亞,并控制了阿布哈茲和南奧塞梯。對此,西方國家沒有做出什么反應,棄危難之中的薩卡什維利于不顧。此前,俄羅斯已經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場,但北約仍執意要讓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加入北約,以致招來如此結果。

  加入歐盟,是烏克蘭另一件積極爭取的事。與北約類似,歐盟在冷戰結束后一直東擴。奧地利、芬蘭和瑞典1 995年加入歐盟,捷克等8個中東歐國家及塞浦路斯、馬耳他于2004年加入。保加利亞和羅馬尼亞于2007年加入。 2009年5月,就在北約宣布烏克蘭將成為成員國之后一年,歐盟宣布了“東歐伙伴關系”計劃,聲稱此舉標志著“歐盟與東部鄰居的關系進入了偉大的新篇章”。其目的是促進東歐國家的繁榮與穩定,并使其“更加廣泛地融人歐盟經濟體”。但是,俄領導人表示,該計劃損害了其國家利益。俄外長拉夫羅夫認為歐盟試圖在東歐建立“勢力范圍”。事實上,莫斯科認為,歐盟擴大是在為北約擴大打掩護。歐盟領導人否認了俄羅斯的說法,表示俄羅斯同樣能從“東歐伙伴關系”計劃中受益。

  使烏克蘭擺脫俄羅斯影響的第三項舉措,是煽動“顏色革命”。美國及其歐洲盟友致力于促成蘇聯國家的社會與政治變化。他們的目標是在這些國家傳播西方價值觀,支持親西方的個人和組織,通過政府機構和非政府組織向其提供資助。俄領導人當然會對美西方在烏克蘭實施的“社會改造”感到擔憂,因為這不僅可能會改變烏克蘭,而且會把俄羅斯作為下一個目標。

  北約擴大、歐盟擴大、推廣民主是一套密切配合的舉措,旨在將烏克蘭納入西方陣營,又避免引發俄羅斯的敵意。但這些舉措事與愿違,結果是使莫斯科成為敵人,直接導致烏克蘭危機。

  烏克蘭危機的直接原因

  烏克蘭危機始于201 3年1 1月末。當時,烏總統亞努科維奇放棄了與歐盟正在協商的一項重要經濟協議,決定轉而接受俄羅斯提出的一項協議。這導致烏克蘭爆發反政府抗議,抗議在隨后的3個月內不斷升級。201 4年1月22日,2名示威者被打死,2月中旬,又有1 00多名示威者喪生。西方多國派遣特使前往基輔,試圖解決危機。后來,2月21日達成了一項協議,使得亞努科維奇能繼續掌權,直至年底前舉行新的大選。但是,示威者要求亞努科維奇立即辭職。無奈之下,亞努科維奇第二天逃往俄羅斯。

  新成立的烏克蘭政府徹底親西方、反俄。在這屆政府高官中,有4個人顯然是新法西斯分子。但這一點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美國政府支持烏克蘭政變。美國負責歐洲和歐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紐蘭和參議員麥凱恩,參與了烏克蘭的反政府示威,而美國駐基輔大使在政變后宣稱,“這一天將載人史冊”。一份被泄露的電話記錄表明,紐蘭支持烏克蘭政權更迭,并希望親西方的亞采紐克成為烏克蘭總理,這在后來成為現實。這就難怪俄各黨派人士一致認為,是中情局等西方煽動者促成亞努科維奇的倒臺。

  在普京看來,是時候采取行動了。2月22日政變后不久,他就開始實施將克里米亞從烏克蘭手中奪走,納入俄羅斯版圖的計劃。這并不是太難,因為俄已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塞瓦斯托波爾海軍基地駐扎了數千兵力,還有很多不穿軍裝的俄部隊前往增援。此外,克里米亞居民約有60%屬于俄羅斯族,他們大多希望加入俄羅斯。

  普京還對烏克蘭政府施加了巨大壓力,使其不與西方沆瀣一氣對抗俄羅斯。普京明確指出,如果烏克蘭成為西方設在俄家門口的要塞,他會廢掉烏克蘭,讓它變成非正常國家。為此,普京支持烏東部的俄羅斯族分裂分子,為其提供武器和秘密部隊,讓烏克蘭陷入內戰。他還在俄烏邊境部署了大量地面部隊,并威脅,如果基輔鎮壓叛亂分子,就進軍烏克蘭。此外,普京還提高了向烏克蘭出售天然氣的價格,要求烏克蘭立即支付拖欠的天然氣款,并一度切斷了對烏克蘭的天然氣供應。普京打算像對待格魯吉亞那樣對待烏克蘭,而且他有辦法不斷地干涉烏克蘭,除非烏克蘭放棄加入西方的計劃。

  自由主義“不經意”釀下大錯

  但凡對地緣政治有初步認識的人,都會預料到這種結局。西方正在進入俄羅斯的后院,威脅俄的核心戰略利益。歷史上,拿破侖統治的法國、德意志帝國、納粹德國,都曾穿越烏克蘭這片平原進攻俄羅斯,因而烏克蘭是俄羅斯極其重要的戰略緩沖區。沒有哪位俄領導人會容忍曾經的敵人——北約吸納烏克蘭。當西方在烏克蘭扶持了堅決要加入北約的新政府時,也沒有哪位俄領導人會坐視不管。

  華盛頓可能不喜歡莫斯科的立場,但應該理解莫斯科的邏輯。大國總是對靠近本土的威脅非常敏感。堅持“門羅主義”的美國,不會容忍域外大國在西半球任何地方部署軍隊,更不要說在靠近美國邊境的地方。就算美國不懂這種邏輯,俄領導人已經多次告訴西方領導人,他們不會容忍北約東擴至烏克蘭和格魯吉亞,或者在這些國家扶植反俄政權——2008年俄格戰爭,已經非常清晰地傳達了這種信息。

  西方國家官員辯稱,他們曾努力去化解俄羅斯的擔憂,莫斯科應當明白北約對俄羅斯并無敵意。北約不僅聲明其擴大的目的不是遏制俄羅斯,還做出了具體的安排,并未在任何新成員國的領土上永久性部署軍隊。2002年,為了促進與莫斯科的合作,北約甚至成立了“北約一俄羅斯理事會”。為了進一步安撫俄羅斯,美國在2009年宣布新增的導彈防御系統將部署在歐洲水域的軍艦上,而非捷克或波蘭的領土上。這些舉措都未奏效,俄仍堅決反對北約擴大。歸根結底,是俄羅斯人,而非西方,才能決定什么行為對其構成威脅。

  烏克蘭的事態發展讓西方精英感到驚訝,這是因為他們對國際政治的理解存在缺陷。他們認為,在2 1世紀,現實主義和地緣政治已毫無意義,可以基于自由主義原則建立一個“完整而自由的歐洲”。這些原則包括法治、經濟上的相互依賴和民主化。這些西方精英認為,美國非常適合擔任新世界建設工作的領導者,因為美國是一個仁慈的霸主,不會威脅俄羅斯或任何其他國家。

  這項宏大的計劃旨在把歐洲建設為一個安全大家庭,卻在烏克蘭栽了跟頭。其實,災難的種子早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就已經撒下,當時克林頓政府開始力推北約擴大。各路專家和決策者爭論是否應當擴大北約,莫衷一是。移居美國的大多數東歐人都強烈支持北約擴大,因為他們希望北約為波蘭和匈牙利等國提供保護。一些現實主義者支持這項政策,因為他們認為仍有必要遏制俄羅斯。但大多數現實主義者都反對北約擴大,因為他們認為俄羅斯只是一個日漸衰落的大國,人口老化,經濟結構單一,不必對其加以遏制,而且他們擔心北約擴大,其結果很可能是俄羅斯不斷制造麻煩。1 998年,在美國參議院批準第一輪北約擴大后不久,美國著名外交家、戰略思想家喬治.凱南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認為俄羅斯人會逐漸表示反對,政策也會發生改變。我認為這是一個戰略錯誤。這么做毫無理由”。

  大多數自由主義者,包括克林頓政府的許多重要官員,都贊成北約擴大。他們認為,冷戰結束導致了國際政治的轉型,在后民族國家的新秩序中,幾百年來指導國家行為的現實主義邏輯已經不再適用。在這個全新的世界里,美國不僅是唯一的“不可或缺的國家”,而且是一支追求正義的力量,不應在任何理性決策者心中引發恐懼。“美國之音”的一位記者在2004年發表評論,“大多數分析家認為,北約和歐盟東擴不會對俄羅斯利益構成長期威脅。穩定而安全的鄰國能促進俄羅斯的穩定和繁榮,并且有助于克服冷戰時期的恐懼,鼓勵蘇聯的衛星國以更加積極、合作的方式與俄羅斯交往”。

  到20世紀90年代末期,克林頓政府內部的自由主義者贏得了關于北約擴大的論戰,他們毫不吃力地說服了歐洲盟友支持北約擴大。鑒于歐盟在90年代取得的成就.西歐的精英更加篤信地緣政治已經失去意義,包容性的自由主義秩序可以維持歐洲的長期和平。在20世紀末期,美國及其歐洲自由主義盟友的共同目標是,在東歐國家倡導民主,加深各國經濟的相互依賴,并將其納入國際體制機制,最終目標是讓整個大陸都像西歐一樣。

  在2 1世紀頭10年,自由主義者徹底主導了關于歐洲安全的話語,北約的進一步擴大幾乎沒有遭到西方現實主義者的反對,北約甚至在會員資格問題上采取門戶開放的政策。自由主義世界觀主導了小布什政府和奧巴馬政府的思想。例如,20 14年3月,奧巴馬總統就烏克蘭危機發表演說時,反復提及是“這種理想”激勵著歐洲的政策,而且這些理想“經常遭受陳舊、傳統世界觀的威脅”。時任國務卿克里對俄吞并克里米亞的回應也體現了同樣的看法:“在21世紀,你不能像1 9世紀那樣用純屬捏造的借口入侵另外一個國家。”

  總而言之,俄羅斯和西方按照不同的劇本行事。普京及其愛國者采用現實主義的思維和行動,而西方領導人遵循教科書上的自由主義國際政治理論。結果是.美國及其盟友不經意地引發了一場重大危機,這場重大危機目前仍無結束的跡象。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十期倍投稳赚方案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 官方pk10最快开奖网 2018最新版抢庄牌九 pc预测 赌龙虎最好的方法 冠亚大小怎么投注 360老时时4星技巧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