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蘇丹“巴希爾時代”終結耐人尋味
圖片來源:CBC News

  在經歷了4個多月的抗議和總統巴希爾與反對派的復雜博弈后,蘇丹形勢終于在4月11日發生質變。當天下午,蘇丹國防部長穆罕默德·艾哈邁德·伊本·奧夫發表電視講話,宣布革除巴希爾的一切職務,由軍事委員會在兩年的過渡期內接管權力,同時宣布解散立法和行政機構,暫停實施憲法,進入緊急狀態,實施宵禁等。

  在蘇丹軍隊最終倒向示威民眾后,長達30年之久的“巴希爾時代”宣告終結,更為耐人尋味的是,巴希爾政權建立和終結的方式都是軍人政變。

  “巴希爾時代”的終結已確定無疑,但積重難返的蘇丹所存在的積弊并不會就此而消散。聯想到不久前黯然下臺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以及8年前下臺的突尼斯總統本·阿里、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也門總統薩利赫,相似的歷史在阿拉伯國家一幕幕重演。

  阿爾及利亞、蘇丹躲過了8年前的中東政局動蕩,但布特弗利卡和巴希爾8年后失敗的原因依然與8年前相似,2011年開始的中東政局動蕩之漫長或許遠超人們的判斷。

  無論是布特弗利卡,還是巴希爾,在8年的時間里為應對政局動蕩的沖擊不可謂不努力,但毫無疑問,他們并未(或許也無能力)革除其國家治理存在的沉重積弊。從這種意義上說,蘇丹“變天”依舊折射出了許多阿拉伯國家的痼疾。

  獨立后歷次政權更迭都通過政變完成

  自蘇丹于1956年1月1日擺脫英國殖民統治獲得獨立后的63年里,歷次政權更迭都是通過政變完成的。1969年5月25日,尼邁里通過軍事政變上臺,改國名為蘇丹民主共和國;1985年4月6日,達哈卜軍事政變上臺,改國名為蘇丹共和國;1989年6月30日,巴希爾軍事政變上臺,成立“救國革命指揮委員會”(簡稱“革指會”)。由此算來,此次蘇丹國防部長奧夫領導的政變,已經是這個國家60余年歷史中的第四次政變,當然還不包括不計其數的未遂政變。

  在歷次政變后,蘇丹都建立了以個人集權、長期執政為特征的威權統治,始終未能形成事實上的權力交接的民主程序。以巴希爾為例,他在1989年上臺后,隨即采取解散議會、內閣及地方政府,取締一切政黨,停止一切非官方新聞機構活動等舉措。他本人擔任救國革命指揮委員會主席,并同時擔任國家元首、總理、武裝部隊總司令和國防部長。在其后30年的時間里,巴希爾于1993年改任蘇丹共和國總統并兼任政府總理,后又于2000年、2005年、2010年、2015年連任總統,并謀求參加2020年大選。

  從整個阿拉伯世界來看,埃及、利比亞、也門、敘利亞、伊拉克、阿爾及利亞等國家政權都是在民族獨立革命的過程中或革命后,由軍官發動政變建立。這些政權多采取強人政治和軍人政治等模式,并形成事實上的國家領導人終身任職。

  阿拉伯軍人政權的權力交接或在軍人集團之間和平交接(如埃及),或通過軍人政變的方式非正常更迭,其執政者也大多成為“革命”對象。這是8年前中東政局動蕩中的典型現象,但這種怪相并未徹底終結,埃及塞西政權的建立仍具有軍人政變的色彩,而終結巴希爾政權的依然是軍人政變。

  評價阿拉伯世界的軍人政權和軍人政變是一個復雜的政治學問題,它自然有維持社會秩序等正面作用,但遺憾的是,它在權力穩固后并未尋求建立正常的權力秩序。因此,“巴希爾時代”結束了,但結束“巴希爾時代”的軍人政變在阿拉伯國家可能還遠未結束。

  多種復雜矛盾糾結,政經積弊積重難返

  蘇丹劇變與8年前中東政局動蕩的一大共性是經濟持續惡化。8年前,腐敗肆虐、兩極分化嚴重、青年人口比例較大與高失業率、高通脹率、高貧困率等經濟與社會問題的交互作用,構成了導致阿拉伯國家群體性動蕩的直接誘因。

  這些因素在蘇丹幾乎無一例外都存在。在南蘇丹于2011年獨立后,由于石油收入銳減,以及蘇丹內部及其與南蘇丹曠日持久的沖突,蘇丹經濟可謂雪上加霜。近年來,蘇丹始終面臨食品、燃料短缺,通脹嚴重等經濟困難,其通脹率在2018年高達80%,面包等生活必需品價格上漲達3倍。因此,人們也把蘇丹的抗議稱為“面包革命”。

  但是,經濟和民生的困境還僅僅是蘇丹危機的表象。如果說經濟發展長期困難,始終無法找到適合自身的發展道路,是導致巴希爾政權垮臺的重要原因,那么其更深刻的根源則在于統一與分裂、宗教與世俗、獨立與依附等多種復雜矛盾的存在,使蘇丹始終不具備發展的內外環境。而矛盾的本質是發展與安全、改革與穩定的矛盾。

  從統一與分裂的矛盾看,南北蘇丹的數次內戰直至南蘇丹獨立后依舊沖突不斷,地方武裝反叛力量多如牛毛,使蘇丹鮮有片刻安寧。南蘇丹獨立不僅導致蘇丹分裂,更重創蘇丹經濟。

  從宗教與世俗的矛盾看,尼邁里政權和巴希爾政權都曾利用伊斯蘭力量推行伊斯蘭化,而在雙方矛盾激化后又強力打壓,導致蘇丹一度成為伊斯蘭極端勢力的大本營之一。蘇丹因與“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有染,長期遭美國制裁,使其國際環境嚴重惡化。

  從對外關系中獨立與依附的矛盾看,蘇丹曾一度追隨蘇聯,后又在處理與西方關系上多有搖擺,或因長期遭西方制裁而難以融入國際社會,或在轉向西方后成為美國操控的對象。

  阿爾及利亞和蘇丹的事態表明,阿拉伯國家固有的政治和經濟積弊在中東政局動蕩8年后仍未得到足夠緩解,更談不上根治。因此,2011年的中東政局動蕩作為阿拉伯歷史轉型中的一個“長周期”還遠未結束,類似的動蕩也還會重演。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中共黨員。用事實說話,傳遞中國好聲音。金猴奮起千鈞棒,玉宇澄清萬里埃。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北京十pk高频开奖记录 十一选五稳赚组合 新疆时时 21点什么叫分牌 快乐赛车彩票计划软件 欢乐炸金花万人安卓版 精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羽毛球比分直播赛果 亚盘投注app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