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歐、日如此離心離德,世界其他嘍啰根本指望不上。不管納瓦羅和博爾頓、彭斯等鷹派們多么想全面冷戰,但現實比人強,21世紀已不再是冷戰分子大行其道的世紀。彭斯和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打不成對中國的世界性全面冷戰,他們只能暫時地利用掌握美國執政權的幾年時間,操縱美國單獨折騰中國。但對于中國蓬勃發展的氣勢而言,一個美國顯得太不自量力了。

  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表現很搶眼。

笑問彭斯:對華“全面冷戰”你和特朗普打得了嗎?

彭斯

  繼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全面對華冷戰言論(11月4號)之后,彭斯近日(11月13日)又借《華盛頓郵報》采訪對中國撂狠話,說如果中國想要避免一場與美國及其盟友之間的“全面冷戰”,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的行為,從經濟、軍事和政治上按照美國的要求做出實質改變。

  這種口氣,中國人很熟悉。博爾頓、納瓦羅等人對朝鮮和伊朗經經常使用這種命令式、通牒式的語言。

  現在居然對中國也這樣。搞錯沒有?!

  一、彭斯在替特朗普對中國發最后通牒

  在彭斯這次對中國出言不遜之前,特朗普主動給中國領導人打電話,以一種示好的姿態表示期待在阿根廷的會晤。中國國家主席大度地予以善意回應。各國股市為此深受鼓舞,還小漲了一下。

  但是,納瓦羅立即就發表了與特朗普姿態相左的觀點,主張對中國繼續施壓。

  接著是彭斯直截了當地說,對于這次阿根廷G20峰會上的兩國領導人會晤,特朗普會讓達成協議的大門敞開,“總統的態度是,我們必須確定他們明白我們的立場以及我們打算做什么,這樣他們才能帶著扎實的方案前往阿根廷,處理雙方共同面對的各項問題,不僅只是貿易赤字而已。”“如果要避免與美國進入冷戰,這是中國最好的機會(如果不是最后的機會的話)”。

  我不能不高度懷疑特朗普與納瓦羅在唱雙簧,而彭斯漫天要價、最后通牒式的隔空喊話當然是經過了特朗普授意。因為彭斯甚至把特朗普想要在特朗普和中國領導人會談的問題清單都羅列了出來:除了貿易,中國還要就包括但不限于大范圍知識產權盜竊、強制技術轉讓、限制市場準入、不尊重國際規則和準則、試圖限制國際航行自由以及對西方國家政治的干涉等議題做出讓步。

  彭斯以其一貫顛倒是非的無賴態度,一邊主動發起貿易戰,對中國企業關閉市場,無理處罰,一邊卻要求中國不要對美國“限制市場準入”;把美國軍艦入侵中國領海說成是“航行自由”;憑空捏造并多次重復中國“干涉西方國家政治”的謊言。大英帝國當年對晚清也沒有無恥到這種地步。彭斯說美國要的不僅僅是承諾,而是結果。他和特朗普這一朝政府以同樣的姿態對伊朗和朝鮮,都碰了一鼻子灰,到現在也沒有洗干凈。他憑什么相信中國會接受他這種無賴的要求呢?

  彭斯說,除非中國承諾改變,否則美國準備在經濟上、外交上和政治上升高對中國的壓力。在被問到如果中國不同意按照“可以避免與美國全面冷戰”的方式行事會如何?彭斯說:“那就順其自然吧。我們就在這里。”

  我對彭斯的威脅沒反應。不就是貿易戰嗎?雙方已經在打,威脅加碼已沒有意義,最多是雙方都對對方關閉市場。那也沒什么,中國將會丟掉3億多人的市場,而美國將丟掉13億人的市場!至少我代表了一部分中國下層民眾的心態。

  至于“全面冷戰”,美國更嚇唬不了誰。彭斯及其身后的特朗普能展開的“面”是比較有限的,沒有幾個“盟友”(當年中國叫他們為走狗),愿意跟隨一個瘋瘋癲癲的美國總統玩冷戰,即使是一度頭腦發熱的澳大利亞最近也明顯“退燒”。

  其實,我認為這是特朗普借彭斯之口故伎重演,即在談判開始前漫天要價,誘使、迫使對方出價高一點,根本目的還是想多得一點實惠而已。這種商人式的小狡詐,以善變著稱的特朗普用了不止一次了。在中期選舉受挫之后,特朗普實際上比誰都清醒:美國人已經用選票對他的現行政策說不了。如果特朗普不做出某些改變,那接下來他想連任的夢就不要再做的。

  所以,當前最心虛的是特朗普,最害怕把貿易戰進行到底的也是特朗普,敗不起的還是特朗普!特朗普也許還想繼續強硬下去,但美國人的選票比他強硬得多。因此,至少是暫時,特朗普需要和中國戰術性貿易戰休兵,以等待其他的機會再重燃戰火。因為只有和中國貿易言和,才能重新把美國股市的牛皮再吹起來。

  看破這一點,中國人大可從容一笑。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第一時間對彭斯談話的回應用了一個小排比:中國“不欠誰,不求誰,更不怕誰”!

笑問彭斯:對華“全面冷戰”你和特朗普打得了嗎?

  很精彩。的確,對彭斯的一派胡言不需要太多廢話。要合作大家就再談,不想合作那就繼續“戰”就是了。當年朝鮮戰爭,雙方打打談談,已經把路趟出來了。彭斯和特朗普玩不出新花樣。現在我們就可以告訴彭斯先生,對華全面冷戰,你和特朗普打不了,更談不上贏。

  二、正在琢磨集體“獨立”的歐洲,不會全力參與美國對華冷戰

  從特朗普氣勢洶洶地對世界張牙舞爪,一意孤行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我就引用老子的“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斷言他將很快接近強弩之末。

  半年不到,預言印證:先是美股暴跌,把特朗普的牛皮內褲滑脫下來;然后是猶太教堂的槍聲敲響特朗普的第一響喪鐘;然后美國中期選舉,民主黨奪走眾議院。

  這三件事(每一件都讓特朗普叫苦不迭)有著緊密關聯。

  首先,特朗普的春藥式經濟政策已經顯現失靈的征兆,靠經濟鼓動起的民粹情緒和民族主義底氣開始外泄,這對特朗普是釜底抽薪式的打擊(特朗普現在應該知道,搞好一個國家的經濟不像搞好一個公司那么簡單,否則怎么會輪到他讓美國再次偉大)。

  其次,教堂血案證明被特朗普激發出來的美國暴力和“內戰”問題已十分嚴峻,民主、共和兩黨之間及其他政治傾向的政治力量,正在加劇美國分裂的態勢。發展下去,美國再來一次類似南北戰爭那樣的內戰并非不可能。毫無疑問,這讓特朗普基本無法實現國內團結。攘外必先安內。國內如此,特朗普哪有余力同時對付中國、俄國….還有已露去意的法國?還不說正在向美國浩浩蕩蕩開進的移民大軍。

  第三,最重要的,死對頭占領了前沿陣地——民主黨控制了眾議院。特朗普不得不開辟身后戰場。這意味著如果特朗普沒有“同時打贏兩場戰爭”的能力,那他就將陷入兩線作戰,內外交困。可是,特朗普的政治、軍事才能迄今并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明。內部,民主黨不是好惹的,外部,好惹的都被美國惹完了,中國、俄羅斯、伊朗,哪個是好惹的?連朝鮮特朗普都沒有找到太好的辦法。

  有此三事,特朗普哪來的底氣要對中國“全面冷戰”?

  然而,居然特朗普和他身邊的鷹派們還不知高低地叫囂對中國這樣、那樣。最可笑的就是彭斯。上次在哈德遜發布被外界稱為“冷戰檄文”的全面反華演講,這次又對中國大放厥詞。

  我忍不住要問彭斯先生:

  你和特朗普總統,能聯合歐洲以及你們的那些當年盟友,對中國發起一場反蘇式的冷戰嗎?歐洲有哪個國家會響應你們的要求?

  我注意到紀念一戰結束百年的儀式結束后,特朗普先生正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先生在推特上較勁。馬克龍說應該建一支歐洲軍隊,以抵御美國、中國和俄羅斯。中國對馬克龍這句話無動于衷,而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理解”,但特朗普卻感到“侮辱”。說實話,我看到馬克龍這個建議覺得挺好的。首先它說明歐洲變小了。一百多年來都是歐洲列國聯合欺負中國,現在它居然準備聯合起來準備防御中國了,說明中國真的強大了。

  雖然中國根本就沒有想過去占領歐洲。中國人強調是不讓歷史重演,意思是歐洲不要再來搶劫中國就可以了。最重要的是,馬克龍提出防御美國,這是聰明地看到了21世紀世界的本質。20世紀以前,法國的敵人是德國、蘇聯;21世紀,法國的敵人其實就是美國。西方諺語說,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能損害法國利益的是誰?顯然不是中國、俄國。

  歐洲當然不是馬克龍一個人這么想,我看到默克爾也支持法國建立歐洲軍隊的想法。英國與美國有“血緣”關系,雖然不會直接在政治上硬懟,但上次中國設立亞投行,完全不顧美國警告入股中國亞投行的就是英國。

  窺一斑見全豹。隨手所舉兩小事,反映的是當今世界格局的變化已經深刻地體現在大國領導人的世界觀中。

  美蘇冷戰結束之后,俄羅斯已經不再對歐洲構成進攻性戰略威脅。當前歐洲與俄國的敵對,主要是美國擠壓俄國政策(北約東擴及格魯吉亞戰爭、烏克蘭戰爭)所致,而歐洲正成為美國全球戰略的犧牲品。美國21世紀的國策是驅使歐洲和日本(還有韓國、澳大利亞)為兩翼前鋒,對沖俄國和中國;驅使以色列、沙特為中部前鋒對沖伊朗,以實現完全控制歐亞大陸,登基世界帝王的目的。

  如果歐洲想要作為一個獨立政體存在,就必須脫出美國的全球政策軌道,重新界定歐洲的利益邊界。換言之,北約的存在已經過時。在歐盟政體基本完善,歐元運行已經成熟的情況下,歐洲軍隊的建立,是補齊最后一塊短板。馬克龍的話正是時代的聲音。

  接下來,我們必將看到歐洲軍隊成立的事實。我個人預判,應不超過2030年。特朗普對馬克龍的攻擊只會將這一進程提速,馬克龍隨后在戴高樂號航母上對特朗普的禮貌回擊已經說明了這一切。全世界都知道,戴高樂是最不愿意屈服美國的,現在馬克龍把戴高樂請到了自己身后。

笑問彭斯:對華“全面冷戰”你和特朗普打得了嗎?
馬克龍

  特朗普上臺后對歐洲的蠻橫無禮,讓歐洲整體性感到作為美國附庸的屈辱,而歷史自尊心和現實利益,將促使他們堅定并加速走向獨立。一個獨立的歐洲不可能跟隨美國的政治指揮棒起舞。此為美國打不成對華全面冷戰的根本前提。

  沒有歐洲配合,美國能依靠的只有日本,但日本也絕不會以犧牲自己的巨大利益為美國火中取栗。它是不敢得罪美國,但它也很清楚失去中國市場對日本是滅頂之災。所以,安倍以非常認真的態度到中國來表示友好,雙方還互換了貨幣。其意無他,就是表明美是美,日是日。日本會當漁翁,但絕不會主動當美國的戰略馬前卒。

  歐、日如此離心離德,世界其他嘍啰根本指望不上。不管納瓦羅和博爾頓、彭斯等鷹派們多么想全面冷戰,但現實比人強,21世紀已不再是冷戰分子大行其道的世紀。彭斯和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打不成對中國的世界性全面冷戰,他們只能暫時地利用掌握美國執政權的幾年時間,操縱美國單獨折騰中國。但對于中國蓬勃發展的氣勢而言,一個美國顯得太不自量力了。

  三、特朗普只能對中國發動有限的“冷屁股戰爭”

  有很多的美國政客和軍界高官都希望按照當年美國在冷戰中解體蘇聯那樣,在21世紀干掉中國。

  但他們注定是癡心妄想。

  一是中國從一開始就不追求蘇聯那樣的社會帝國目標,不把與美國在全球爭霸當做國策。因此,中國沒有組建相應的軍事、政治聯盟。中國與美國沒有美蘇當年那樣你死我活的根本沖突。因此,彭斯和特朗普們以“敵人”看待中國,即使在美國內部,也難以獲得全面認同。這就是很多美國州不顧特朗普禁令也要與中國合作的原因。也許很多美國精英對中國充滿敵意,但廣大的美國人民依然有中國爭取的空間。美帝國主義與美國人民必須區分開。當年越南戰爭中,美國政府和軍隊的侵略,就是中國、越南和美國人民,共同打敗的。

  二是中國既不威脅歐洲國家的安全,也不威脅日本國家安全。中國與這些國家有的只是越來越深入的經貿關系,這就意味著,歐洲或日本可能會利用中美沖突漁利,但不會全面加入美國方陣。事實也是如此,很多外國企業爭先恐后地進入中國,以尋求取代美國公司的位置。其實,這也是特朗普和美國公司最著急的地方——他們沒能說服盟友們共同對付中國,反而被盟友們抄了后路。

  三是中國有自己可靠的經濟合作空間,美國根本圍不了。中國與俄羅斯與中亞、中東等歐亞大陸的大部分國家都有非常好的政治和經濟關系。中國和美國算不上一衣帶水,但和歐亞大陸的鄰居絕對是一衣帶“土”。美國再牛,它也成不了歐亞大陸國家,擋不住中國的汽車、火車一路向西飛奔而去。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功落實,帶來的一個客觀效果就是讓任何人想要經濟封鎖中國的想法,成為可笑的夢囈。

  四是中國龐大的自身版圖,南北東西經濟不平衡的現實,足可以實現經濟自循環。最壞情況下,中國還可以自力更生自我循環。

  我把話都說到這兒了,彭斯先生應該清楚,美國想要通過貿易戰和經濟戰爭搞垮中國,是根本不可能的啦!

  至于軍事,彭斯和特朗普這一代就更別胡思亂想了。在核訛詐被打破之后,美國對于中國就已經沒有絕對的軍事技術優勢。而中國常規力量的發展和現有基本規模,任何時候都會讓美國軍隊陷入整體性焦慮。在全球范圍內對戰不好說,如果美國軍隊到中國門前挑釁,就地埋葬它們還是不需要擔心的。

  習近平主席在中國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說: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個小池塘。大海有風平浪靜之時,也有風狂雨驟之時。沒有風狂雨驟,那就不是大海了。狂風驟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經歷了無數次狂風驟雨,大海依舊在那兒!經歷了5000多年的艱難困苦,中國依舊在這兒!面向未來,中國將永遠在這兒!

  站在太平洋的東岸面對中國,彭斯先生,您真應該好好聽聽我們習近平主席的這段抒情詩一樣的政治警句。這是比太平洋的全部濤聲更有沖擊力的語言。

  相比之下,彭斯的那句“順其自然吧,美國就在這”顯得單薄多了。我好像看到彭斯先生轉過身去的背影——他和美國的所有鷹派都無法掀起世界性反華的全面冷戰的惡浪,他能夠做到的只是轉過身去,把冷屁股對著中國。

  我不相信有誰會用自己的熱臉去貼它。我倒相信會有一只腳飛起,狠狠地踹在美國的屁股上。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歷史愛好者,無黨派愛國青年,有志弘揚中華歷史文化,擅長以史實解讀現實,讓歷史照亮未來。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前二组选包胆玩法中奖规则 pk10两期6码倍投方案 安徽时时是真的么 重庆时时单双技巧 三肖六码3肖6码网站 2018棋牌游戏二八杠 北京pk10骗局 3d万能6码 高手打麻将必赢技巧 时时彩组三开出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