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最早的中共歷史經驗的總結報告

  《中國共產黨底歷史與策略(討論大綱)》(以下簡稱《討論大綱》)是一份十分罕見的中共早期歷史和工作的總結報告。這份珍貴的歷史文獻原稿共5頁(其中第5頁為半頁),手刻油印,3630多字,文末署名“社會科學研究會”,刊印于“十六年一月四日”,即1927年1月4日,保存完好。其中的時間、人物、事件的敘述和史實基本準確,真實可信,但在一些數據和史實上與現在黨史研究的成果略有不同,因此值得黨史界進行深入的研究和探討。下面,結合當下黨史研究的最新成果,筆者對《討論大綱》這份珍貴文獻考述如下。

  《討論大綱》把1920年至1926年黨的歷史劃分為三個時期

  《討論大綱》總結了中國共產黨自1920年在上海建立黨的早期組織至1927年1月以來6年多的革命歷程和歷史經驗,客觀、真實、科學、具體,具有思想性、系統性、鼓動性,是一篇斗志昂揚的總結報告,也是一份十分勵志的報告。全文將這6年多的發展斗爭史分為三個時期。

  第一個時期,從1920年組黨到1922正式加入第三國際,為“開始進行時期”;第二個時期,從1922年8月杭州西湖會議到1924年1月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實現國民黨改組,為“進行與革命派聯合及參加革命時期”;第三個時期,從1924年1月到《討論大綱》寫作之時的1927年1月,為“努力工人運動參加國民革命時期”。

  在第三個時期,《討論大綱》十分理性地作了“批評與自我批評”,說:“不過有許多缺點,如主觀性太重,態度不好,不知活動方法,不注意小的問題、實際問題,這都是很大的錯誤。現在共產黨已非昔比,已經有了政治勢力,已經到了群眾的行動的黨了。在黨員的錯誤行為,可以妨害全黨的發展,阻礙革命的道路,我們要特別注意!”同時,《討論大綱》表明了中國共產黨人的自信,文中還引用列寧的話“我們不要灰心,我們要注意許多零散的斗爭”來鼓勵全黨繼續努力奮斗。最后,還十分可貴地重點提出并總結了“聯合陣線”的策略,指出:“現在中國共產黨所處的環境,正如俄國當時一個樣子。我們黨員的責任應將工人群眾拉到手中,并應努力于奪取其他群眾的工作,此時應該要斟酌實際情形,決定我們的口號。注意地方政治,使活動方法適合于工農群眾。同時也能得到商人及一切小資產階級的同情,以鞏固我們‘聯合戰線,打倒軍閥,打倒帝國主義的成功,俱在乎此。”

  從1920年5月到1927年1月,這6年多,正是中國共產黨的創立時期和大革命時期。《討論大綱》比較全面客觀地總結了中共的成長歷程和斗爭經驗,可謂是迄今為止發現的中共黨史上最早的歷史經驗總結報告。報告字跡清楚,書寫工整,油印整潔,除個別地方因為年久受污損約30個字之外,保存非常完好。從這份報告的寫作時間來看,它寫于1927年1月4日,也就是說是在“四一二”反革命政變之前,因此,這份報告可以說是中共在大革命失敗之前的歷史與策略的經驗總結,保存至今,非常珍貴。

  《討論大綱》中四個存疑的問題

  在《討論大綱》中,有以下四個問題值得我們研究和重視:

  第一,關于上海早期黨組織成立的時間與人員數量問題。

  《討論大綱》認為:“獨秀同志即聯合他們發起組織共產黨(民九年五月)”,“當時發起的一共有七個人”。

  根據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1921—1949)的表述:中國共產黨的早期組織最早由陳獨秀于1920年6月在上海發起。在共產國際派出的全權代表維經斯基的幫助下,陳獨秀以上海馬克思主義研究會為基礎,與李漢俊、俞秀松、施存統、陳公培等人開會商議,決定成立共產黨組織,并初步定名為社會共產黨,還起草了黨的綱領。黨綱草案共有10條,其中包括運用勞工專政、生產合作等手段達到社會革命的目的。此后不久,圍繞著是用“社會黨”還是用“共產黨”命名的問題,陳獨秀征求李大釗的意見,李大釗主張定名為“共產黨”,陳獨秀表示完全同意。1920年8月,在陳獨秀的主持下,上海的共產黨早期組織在上海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新青年》編輯部正式成立。當時取名為“中國共產黨”。這是中國的第一個共產黨組織,陳獨秀擔任書記。

  在時間上,從《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中,我們可以看到上海共產黨的早期組織是1920年6月由陳獨秀組織發起的,而不是《討論大綱》所說的“民九年五月”(1920年5月),二者表述相差了一個月。在人數上,《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中只提及了陳獨秀、李漢俊、俞秀松、施存統、陳公培等五個人,《討論大綱》則說“當時發起的一共有七個人”。但是如果加上維經斯基和旅俄華人、俄共(布)黨員、翻譯楊明齋的話,則正好是七個人。

  在中共一大召開之前,先后參加上海共產黨早期組織的有:陳獨秀、俞秀松、李漢俊、陳公培、陳望道、沈玄廬、楊明齋、施存統(后改名施復亮)、李達、邵力子、沈雁冰、林祖涵、李啟漢、袁振英、李中、沈澤民、周佛海等。

  第二,關于北京早期黨組織成立的時間和人員問題。

  《討論大綱》認為:“是年九月,北京的共產黨也開始組織起來,黨員共有八個人,內有六個人是無政府黨,只有李大釗、張國燾是共黨,隨后開除了三個,同時又加入了四個。”

  在《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中,是這樣表述的: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于1920年10月在北京大學圖書館李大釗的辦公室正式成立。當時取名為“共產黨小組”,最初成員有李大釗、張申府、張國燾三人。不久,張申府去了法國,黨組織吸收了黃凌霜、陳德榮、羅章龍、劉仁靜等人。后來,主張無政府主義的黃凌霜退出。1920年底,北京黨組織召開會議,決定成立“共產黨北京支部”,由李大釗任書記,張國燾負責組織工作,羅章龍負責宣傳工作。至1921年7月,北京黨組織的成員有李大釗、張國燾、鄧中夏、羅章龍、高君宇、何孟雄、張太雷等,大多是北京大學的進步師生。

  二者表述,在時間上同樣也相差了一個月,在人員上亦有差別。

  第三,關于黨的一大參加人數問題。

  《討論大綱》說:“1921(民十年)開第一次代表大會于上海,有代表十一人,黨員三十八個。當時獨秀同志因在廣州沒有參加。”

  《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是這樣表述的:國內各地的黨組織和旅日的黨組織派出13名代表出席黨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這13個人分別是來自北京的劉仁靜、張國燾,來自濟南的王盡美、鄧恩銘,來自湖北的董必武、陳潭秋,來自湖南的毛澤東、何叔衡,來自廣東的陳公博,來自日本東京的周佛海,在上海本地工作的李達、李漢俊,以及由陳獨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在這里,他們冒著生命的危險,與共產國際代表馬林、共產國際遠東書記處代表尼克爾斯基一起,代表全中國50多名黨員,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了陳獨秀起草的中國共產黨黨章,宣告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

  第四,關于黨的綱領問題。

  《討論大綱》指出:“當時獨秀同志因在廣州沒有參加。他提出一個簡短的黨綱——黨絕對命令黨員,黨員服從紀律,確定共產黨應該是民主集權制,應該是信仰共產主義,實現無產階級專政,實行共產主義。”

  筆者認為,上述這段表述,特別應該引起黨史研究者的高度重視。顯然,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之初,陳獨秀就鮮明地提出了“黨領導一切”“堅持黨的絕對領導”“黨員服從黨的紀律”“無產階級專政”“實行共產主義”等黨的根本政策和最高理想。《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一卷中的相關表述雖然基本相同,但似乎沒有《討論大綱》這么鮮明。

  署名單位“社會科學研究會”是個什么機構

  《討論大綱》結尾處署名單位為“社會科學研究會”,這是一個新的發現。

  目前,沒有史料確證該組織的具體情況,它是不是像陳獨秀在上海主持的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一樣,是其主持的另外一個以學術研究為名的組織機構,或者是黨內其他同志主持的組織,都有待進一步考證。不過,在1927年或更早的時候,中共就成立了“社會科學研究會”,說明中共中央在建黨早期就特別注重社會科學和黨的思想理論建設,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根據筆者的研究,與“社會科學研究會”名稱相接近的,就是當時陳獨秀等人在上海成立的一個“社會主義研究社”。當時,陳獨秀除主持成立馬克思主義研究會之外,的確還建立了一些以學術機構、學校冠名的外圍組織,比如《討論大綱》中提到的“外國語學社”。具體舉例說,第一部《共產黨宣言》的中文全譯本就是由“社會主義研究社”出版發行的。1920年5月,陳望道從家鄉浙江義烏帶著《共產黨宣言》的譯稿來到上海,本想在戴季陶主編的《星期評論》上發表,誰知該刊卻因上海當局的郵檢而被迫停刊。隨后,陳望道將譯稿交給自己的學生俞秀松,托其轉交給陳獨秀。陳獨秀、李漢俊將譯稿校閱一遍后,決定出版《共產黨宣言》單行本。出版得到了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的支持,他給予了經濟資助。隨后,上海黨的早期組織在辣斐德路(今復興中路)成裕里12號秘密建立了一個小型的印刷所,取名為“又新”。8月,《共產黨宣言》第一部中文全譯本單行本就在這里誕生了。陳望道翻譯的這部中文全譯本《共產黨宣言》,共56頁,比小32開還略小,封面除書名外,自右向左橫排印刷有“社會主義研究小叢書第一種”字樣。在該書的版權頁上,除署名著譯者之外,還署名“印刷及發行者社會主義研究社”。

  《討論大綱》寫作的目的和意義是什么

  《討論大綱》文字簡練,將中共1920年至1926年的主要工作進行了總結,但也不盡全面,比如建立黃埔軍校、北伐戰爭、上海工人第一次武裝起義等,都沒有寫到。回顧歷史,我們可以看到,1927年初的中國政治局勢,已經是“風雨欲來風滿樓”。盡管黨在大革命運動中不斷發展壯大,但由于共產國際做出妥協退讓的錯誤政策,中共中央也隨之采取右傾退讓政策,蔣介石加緊勾結中外反動勢力,隨即發生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大革命走向失敗。問題是,“社會科學研究會”這個機構,在1927年1月4日的這個時間節點上,專門作出《中國共產黨底歷史與策略》的總結,其目的和用途是什么?又是誰主持起草的呢?哪些人參與了《討論大綱》的討論?更重要的是,中共高層開始總結建黨6年多來的歷史和策略,卻沒能避免遭到蔣介石反動派的進攻。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總之,筆者認為,這份《討論大綱》具有重要的文獻和史料價值,為中共建黨初期的歷史研究提供了豐富的內容,值得黨史學界進一步研究。

  目前,《中國共產黨底歷史與策略(討論大綱)》存世至少有兩份:一份現藏中國國家博物館,上海中共一大紀念館有其復制件;一份現藏中國國家圖書館(由民間收藏家趙景忠提供),即筆者看到的這份。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歷史愛好者,無黨派愛國青年,有志弘揚中華歷史文化,擅長以史實解讀現實,讓歷史照亮未來。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六码阶梯倍投 四川时时12选5 约彩365官网下载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赛车pk10微信群计划群 稳包六肖精准 经典牛牛 北京pk赛车龙虎技巧 老时时预测 北京pk10哪种最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