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歡迎來到西征網! [登錄] [注冊]

  馬哈蒂爾對北京的最大訴求,是希望借助于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為馬來西亞紓困。出訪前,對于如何跟北京就大型基建項目進行談判,吉隆坡并沒有十足把握。不過,當他獲知中國領導人諒解馬來西亞的處境后,馬哈蒂爾隨即宣布中止東海岸鐵路和SSER油氣管工程項目。

  93歲高齡的馬哈蒂爾于8月17日開始了他5月再次當選馬來西亞總理以來的首次訪華之旅。在與中國領導人會面時,他多次強調馬來西亞對華友好的政策不會變,并積極看待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從兩國達成的共同宣言來看,雙方除了在經貿投資、人文交流等方面繼續加強合作外,在軍事和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首次放在一個更為突出的位置。無疑,這是雙方增進戰略互信的積極信號。

馬哈蒂爾訪華的真實考量

  8月20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會見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

  不過,如果僅僅基于馬哈蒂爾訪華的表現就認為他是親中派,將是對這位富有傳奇色彩政治強人最大的誤解。當選后,他兩度訪日,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共同表達對中國在南海軍事化行動的擔憂,并達成推進“印太地區的和平、自由和法治”這一目標。此外,為了擺脫中國所謂的“債務陷阱”,馬哈蒂爾請求安倍提供低息貸款,只是日方未置可否。這清晰表明了馬國新政府對華仍存疑懼。

  許多觀察者表示,馬哈蒂爾試圖在中日之間玩平衡外交。但對他來說,在中日之間取得平衡有著更深層次的意義。由于國內經濟是馬來西亞新政府的執政重點,馬哈蒂爾希望借助中國和日本的力量為本國經濟紓困。

  馬哈蒂爾的平衡外交

  7月下旬,馬哈蒂爾身邊的官員曾向筆者透露,馬哈蒂爾希望盡早訪華,但兩國領導人的時間總是沖突。這并非虛言,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馬來西亞新政府需要先確認日本開出的條件。因此,大選后他兩度訪日,并在訪華前相當長一段時間內回避中國媒體的采訪。

  馬哈蒂爾在上世紀執政期間(1981-2003)曾提出“向東學習”,主要學習日韓兩國的發展型國家模式。上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進行大規模直接投資,向這些國家轉移中低端制造業,促進了東南亞經濟的高速增長和制造業的發展。馬哈蒂爾執政恰時期恰逢日本“雁行模式”之巔峰,因此對于日本帶來的技術和資本輸入印象深刻。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后,馬來西亞國內出現了“去工業化”的苗頭,因而無論是馬哈蒂爾還是繼任政府,對這種以日本主導的國際產業垂直分工的模式所帶來的后遺癥缺少深刻反思和切身體會。這次重新上臺,馬哈蒂爾燃起對日本在資本和技術方面支援馬來西亞的想法也就不奇怪了。對他來說,日本這個工業化民主國家是優先的合作對象。只是這段時期,安倍晉三忙于與美歐的貿易談判和自民黨總裁選舉,對馬政策并非優先課題。在日本收獲未達預期的馬哈蒂爾,轉而向中國示好。

  訪問期間,中馬雙方簽訂了五個合作協議,涉及農業、金融和貿易領域,包括向中國出口冷凍榴蓮。8月19日,馬哈蒂爾在中國企業家俱樂部主辦的活動發表演講時稱,希望更多中國企業家到馬來西亞投資。他說,馬來西亞希望獲得更多的中國投資及更多技術轉讓。他也表示,馬來西亞在馬中貿易方面存在逆差,他希望中國到馬投資能幫助縮減雙方的貿易逆差。

  有分析人士表示,此訪的重點將是重建北京方面與馬哈蒂爾之間的“政治信任”。吉隆坡與北京之間的政治互信并不存在重建的問題,更非馬哈蒂爾訪華的主要目的。北京早在選舉前就與馬哈蒂爾及其它希望聯盟領袖有過數次非正式接觸,了解他們的訴求和思路。他們都清楚,對華關系的穩定發展符合馬來西亞的長遠利益。

  8月20日,馬哈蒂爾在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聯合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說:“我同意要走自由貿易的道路,但自由貿易無疑也應當是公平貿易。”他還表示:“我們應該永遠記住,各國發展水平不盡相同。我們不想看到出現新式殖民主義,因為窮國無力與富國競爭。因此,我們需要公平貿易。”英國《金融時報》認為,此言表達了亞洲國家對中國在該地區的經濟政治影響力日益增強感到不安。

  馬國政府擔憂“債務陷阱”

  誠如馬哈蒂爾所言,他訪華的目的是改變納吉布政府與中國原先簽訂的“不公平”合作協議,尤其是東海岸鐵路項目。

  馬國新政府指責以東海岸鐵路為代表的大型中資基建項目價格虛高,懷疑其中大量費用被納吉及其黨派私吞。馬國新政府高調指控納吉政府腐敗和無能,不僅是為了順應民意的要求,也是為實現競選時承諾的施政目標贏得時間。如今新政府表現出鐵腕反腐、整頓吏治、削弱相權的清新形象,無非出于鞏固希望聯盟執政地位的需要。要知道,馬哈蒂爾在上世紀執政時期,曾被輿論猛烈抨擊其腐敗和專制的問題。

  在這樣的背景下,納吉布時期遺留下來的大型基建項目自然成為新政府審查的重點。馬哈蒂爾訪華前一個月,馬國政府對華裔商人劉特佐幫助納吉布洗錢的批評或指控持續成為國內輿論的熱點。其中爭論的焦點在于,前政府是否與中國企業存在利益輸送問題?

  自納吉布被正式提起公訴,這一問題的答案似乎昭然若揭。但問題的關鍵并不在于審判結果,也不在于事實為何,而在于新政府在與中國政府乃至中資企業談判時,會進行怎樣的博弈。馬哈蒂爾日前接受內地財新網專訪時,巧妙回避了關于“貪腐行為……會不會被馬來西亞新政府更頻繁地用作要求與外方重啟談判的理由”的問題,可見馬國政府有利用腐敗作文章的想法。

  按照中國《合同法》,一旦存在“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的情形,合同將被判無效。馬來西亞的法律中也有類似規定。這意味著,如果中資企業確有行賄行為,馬國新政府并不需要支付違約金。

  但企業之間再有糾紛,也只是平等民事主體之間的法律糾紛,真正讓馬來西亞新政府擔憂的,是西方社會炒作的所謂“債務陷阱”。

  必須承認,馬來西亞國家債務的確高昂。世界銀行的數據顯示,2017年馬來西亞政府外債占GDP的比重高達65.31%。

馬哈蒂爾訪華的真實考量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李江制圖

  其中,短期債務占外匯儲備的比重超過91%。

馬哈蒂爾訪華的真實考量

數據來源:Ec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李江制圖

  在當前美元匯率上升、美債利率走高的周期里,馬來西亞的債務成本更加沉重。

馬哈蒂爾訪華的真實考量

數據來源:Ec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李江制圖

  即便如此,三大評級機構當前對馬來西亞的主權信用評級皆為“投資級”,且展望“穩定”,意味著債務風險可控。因此,馬來西亞新政府不斷強調債務問題的嚴重性,除了出于將責任推卸給前政府的目的外,也隱含向外界釋放出擔憂受困于中國投資的信號。

  自西方媒體大規模炒作中國“債務外交”以來,一些國家對中國“一帶一路”項目提高了警惕。作為一個民族主義者,馬哈蒂爾曾在上世紀親眼見證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將許多發展中國家推入“債務陷阱”的深淵,自然更為警覺。因此,他不會像前領導人納吉布一樣愿意接受對中國負有龐大債務,但這并非針對中國,對其他國家同樣如此。

  雖然馬哈蒂爾對中國存在疑懼心理,但馬來西亞更需要中國的資金、技術和市場,因此他將發展對華關系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他在與李克強會面后的新聞發布會上直言:“我相信,中國將同情地看待我們必須解決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我們解決部分內部財政問題。”這似乎在暗示,馬來西亞希望中國給予更多的支持。

  馬哈蒂爾想從中國要什么?

  馬哈蒂爾及其政府執政的重點是國內經濟。此次訪華,馬國代表團也希望借助中國解決馬來西亞嚴重的國內經濟問題。對新政府而言,包括三大重要議題:推動經濟增長同時降低通貨膨脹;遏制產業空心化,提升國家工業實力;提高國民收入,平衡區域、族群和階層之間的經濟能力。

  為了刺激經濟,納吉布政府采取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和寬松的貨幣政策,同時大規模引進外資。盡管當時馬來西亞名義經濟增速保持在4%以上,但制造業不斷萎靡,中小企業生產成本和居民生活成本不斷攀升,國民經濟存在嚴重隱患。而在馬哈蒂爾的上一任期,工業化是經濟發展的優先議題。

  盡管馬哈蒂爾執政后期,馬來西亞也出現了去工業化的苗頭,但他的兩位繼任者并沒有及時糾正這一趨勢,反而放任制造業的衰落,大力發展服務業和農業,導致馬來西亞迅速邁入“中等收入陷阱”。原本在東南亞市場處于優勢地位的電子制造業也出現衰落現象,高新技術出口占出口總額比重在2016年降至42.9%,達到歷史新低。

  對于曾經締造經濟輝煌的馬哈蒂爾來說,他所領導的政府必須遏制國家產業空心化,增強工業實力。上臺后,他逐漸恢復和加大對國內優質產業的保護,有意重拾以日本為典型代表的發展型國家所采取的以進口替代和出口導向型相結合的趕超戰略。雖然這一戰略受到包括執政的希望聯盟內部勢力的批評和阻撓,但在馬哈蒂爾看來,無論從提高本國工業競爭力還是保障家族利益出發,保護國內優質產業勢在必行。

  此次在杭州,他訪問了中國民營汽車制造商吉利和電商集團阿里巴巴。

馬哈蒂爾訪華的真實考量

  8月18日上午,馬哈蒂爾來到杭州的阿里巴巴總部,迎接他的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

  早在今年6月,馬哈蒂爾在與吉利控股集團董事長李書福見面時就強調,希望吉利帶來更有競爭力的零部件供應商,通過合資形式幫助馬本土零部件供應商發展。去年,吉利收購了陷入困境的馬來西亞車企寶騰49%的股份。馬哈蒂爾在1980年代建立了寶騰,將其作為打造馬來西亞制造業基地的一塊基石。

  對于阿里巴巴為代表的電子商務平臺,馬哈蒂爾的訴求是促進本國貨物流通和出口,降低國內交易成本。訪問間隙,馬哈蒂爾不停跟馬云感慨:“中國游客來馬來西亞,都習慣用支付寶,而不是帶現金。”此前,阿里提出的eWTP(世界貿易電子平臺)的第一個海外試點就是與馬來西亞數字經濟發展局共建的數字自由貿易區,該項目預計為馬來西亞當地創造6萬就業。

  由此可以看出,吉隆坡對北京的最大訴求是希望借助于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為馬來西亞紓困。但對于那些大型項目,如何跟北京進行談判,吉隆坡并沒有十足把握。

  這是因為吉隆坡手上的牌并不多。新政府的內部困境,讓其難以制定出清晰的對華政策。盡管其中也有聯盟內部斗爭的原因,但從任命官員履歷可以看出,希望聯盟存在明顯的人手不足問題。雖然土著團結黨、人民公正黨和民主行動黨的黨魁均為成熟的政治家,但從馬國政府在勝選后相當長一段時間才公布內閣成員可以看出,各成員政黨和合作政黨擁有執政能力和經驗的人員相當匱乏。

  諸多跡象表明,馬國當前并沒有一個清晰的對外政策框架。無論是對華還是其他重要國家如新加坡、美國等,新政府均顯現出前后矛盾或模糊不定的態度。目前馬來西亞外長在希望聯盟內部處于弱勢,主要外交工作仍由馬哈蒂爾本人主導。新政府似乎在沿襲其傳統做法——更多依靠馬哈蒂爾之前的外交思路,再根據現實利益訴求調整具體政策。

  從中馬兩國共同宣言中“雙方對馬哈蒂爾總理訪華取得的成果表示滿意”可以看出,馬哈蒂爾此次訪華滿載而歸。但未來馬來西亞能否對華友好,仍然取決于現實利益。

(完)

透視西方民主真相、解讀新聞熱點事件、剖析輿情事態走向、更多精彩原創時評。
敬請關注西征網微信,掃描二維碼免費訂閱。

掃描加關注

責任編輯:主角

專欄推薦/

《日本の恩公蔣介石》作者,人稱無風。無黨派人士,久經考驗的愛國主義青年。

中共黨員,大學本科學歷,全國優秀教師,網絡知名專欄作家、多家報刊雜志特邀評論員。

傳播精神文明正能量,鞭撻社會歪風邪氣,矢志不渝,拙筆不墜,愿以筆墨網絡奉獻社會。

2015年度全國“五個一百”網絡正能量榜樣。

歷史愛好者,無黨派愛國青年,有志弘揚中華歷史文化,擅長以史實解讀現實,讓歷史照亮未來。

西征熱門/

一號觀察/

軍事推薦/

熱門專題/

精彩視頻/

人民領袖

警惕!“兒童片”兒童不宜!惡搞經

哈桑阿巴斯-敘利亞之殤

今日中國,如您所愿

《輝煌中國》第一集 圓夢工程

軍品收藏/

用微信掃一掃

站長素材
两码中特是什么生肖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时时彩在线全天计划 北京pk赛车开结果记录 100万刮刮奖图片 时时彩软件 稳赚 双面玩法 pk10人工计划软件群 时时彩一位必中口诀 万能六码有哪些 浙江快乐时时开奖号码